您好,欢迎您来到交通运输部北海救助局官方网站!

电子邮箱        中文         EN

您现在的位置:首页 >> 救助文化 >> 救助风采 >> 生死线上

生死线上

浏览次数: 日期:2013年10月1日 17:19

“把生的希望送给别人,把死的危险留给自己”,这句掷地有声的豪言壮语,响彻云宵,在救助局所辖海域的每个角落激荡,激励着无数救助职工奋勇向前、义无反顾。记得是我上船工作的第二年(2006年),一次普通的救助行动,让我亲身践行了这句口号,成为我此生中最为刻骨铭心的记忆。
  那是在06年11月初,我所在的北海救199轮在北海二号位值班待命,当时的二号位海域挖沙船、运沙船和渔船众多,加上进出京唐港、天津港区的货轮,使得这片海域航线十分繁忙。连续几天,海面上持续大风,天空一片黯淡,雷达上已看不到移动的亮斑,所有的船只都躲到附近港里抛锚避风去了,只有几艘吨位较大的船舶与我们一起在锚地相伴。这样一直持续到第四天,风力才渐渐转小。但根据我们收到的天气预报,不会过多长时间,又一场大风马上接踵而来。几天来救助船员们饱受海浪的折磨,饭吃不香、觉睡不好,一俟天气好转,大家忙着休整,并抓紧时间对系泊设备、甲板设备的绑扎、水密及排水装置等一些细节进行检查。
  上午10时,我轮突接局调指令:一艘运沙船在曹妃甸港至天津港之间海域遇险,要求我轮前往救助,船上11人,其中一名为随船家属。我轮接到命令后,当即备车起锚,赶往出事海域。途中,我轮与遇险船取得联系,得知难船船舱进水,正往北塘浅水处行驶,以备万不得已时抢滩逃生。
  下午一时,我轮行驶到距遇险船约6海里处,眼看快要追上,但却无法继续前进了,海图上标明此处水深仅3米左右,我轮前行肯定会搁浅无疑。而此时遇险船的情况愈加糟糕,他们行驶到距北塘最近的一处废弃油井架附近后,船舶便失去动力,随着海水不断涌入,船体已下沉搁浅,而更要命的是,此处涌浪很大,根本无法逃生,难船随着涌浪的冲刷逐渐倾斜,11名人员生命受到严重威胁。
  我轮根据现场情况,紧急召开船干会议,研究救助方案:由于我轮无法驶近难船,唯有放艇靠上难船,待机将人救下。13时30分,我轮放下右舷救生艇,一行7人开足马力向北塘方向驶去。好在是顺水顺风,不到一个小时我们就赶到难船附近,回望母船已看不到一点踪影。小艇围绕难船转了一周,寻找最佳贴靠点。涨潮的海水已没过难船甲板十多厘米,遇险人员则全部站在甲板上的海水里,初冬的海水冰冷刺骨,冻得他们瑟瑟发抖。熟知此处海况的水手长刘文光稳稳操艇,抓住机会强靠难船成功,将11人全部接到我艇。我怀着兴奋的心情向母船汇报:“人全都救至我艇,一切顺利,准备返航。”母船上也是兴奋的回答:“好!好!可以返航,注意安全。”但此时此刻,恐怕没人知道,我们的历险才刚刚开始,正是我们以后的经历,牵动全局上下所有人的心。
  返航,顶风迎浪,救生艇时而昂首向天爬上波峰,时而低头俯冲跌入谷底。艇艏撞碎的浪花飞沫越过小艇,一会功夫就将我们的大衣全都打的透湿,被救的遇险人员吓得发出阵阵尖叫。此时继续返航至母船已无可能;转向北塘则距离太远,附近废弃油井又有极大潜在威胁,加上又一场大风已经逼近,海面风力正渐渐加大,驶向北塘强行搁浅登陆也不可行。我们把情况向母船作了汇报后,母船指令我们务要确保遇险人员生命安全,可将他们送至刚刚赶到附近的海巡船上,待被救船员安全后,小艇转向深水处行驶,等待母船接应。大约半小时后,我们靠上海巡公务船,将遇险人员悉数送走。海巡人员见海况极其恶劣,劝我们弃掉救生艇随他们一起返天津港。我们将母船指令告知海巡后,海巡船转舵驶离我艇返港,我艇驶向深水处方向。
  半小时后,天空渐渐暗了下来,此时已距我们离开母船将近三个小时,天色已晚了。三副突然叫了起来:“政委,对讲机被打湿了,无法与母船取得联系。”听到这句话,我的心凉了半截,我的手机也被打湿不能用了,如果不能和母船取得联系,在这茫茫大海上,尤其是夜间,母船要想找到我们的机率就太小了!如果顶着这么大的风浪继续往深水区行驶,一旦在母船发现我们之前油料用尽,后果不堪设想。
  怎么办?前进是死路一条,那么往回走去北塘浅水区呢?危险同样存在。此时我们已陷入两难境地,一个错误的决定极有可能使我们葬身海底,万劫不复。
  “去天津港!”水手长刘文光低低的说道。
  “有多远?”我问。其实这也正是大家想知道的。
  “顺着防浪堤走,走到头右转就是航道,再走就是港区了。”
  “好,走!”
  大家振作起来,抓住机会把小艇掉过头来,向防浪堤驶去。
  天已黑透,艇首由水手孙守国打着手电探路,驶近防浪堤,我们发现一个可怕的情况,疯狂的海浪拍到大堤上又折返回来,形成巨大的回头浪,嶙峋的砼石层层叠叠,如果小艇控制不当,极有可能被涌浪形成的暗流甩到砼石上粉身碎骨,艇毁人亡。
  “保持距离,注意观察。”水手长神情严肃而凝重,手里的舵柄被他紧紧压在身下。
  “轰”的一声,一个大浪拍了过来,覆盖了整个小艇,冰冷的海水把我们重新浇了个透。
  向前,向前。好长的大堤啊,总也看不到头。
  “油料不多了!”三管喊起来。
  谁都明白,如果这个时候失去动力意味着什么。
  “加备用油!”水手长大声喊着。
  在颠簸剧烈的艇上加油谈何容易啊!三管和机工小邓用冻得发木的手,紧紧抱着机器,抓住每次海浪过后的瞬间,一次仅能加进少量油料,同时还要随时防止海水灌入。一股股,一点点,两位同志关键时刻没有让大家失望,把维系生命的油料注入机器,保证了机器正常运转。
  “到头了!”不知过了多久,我们终于看到了防浪堤的尽头。
  “不要急,要慢慢转过去。”水手长喊。
  浪实在太大了,如果转的过急,小艇随时可能翻扣。划过了一个半径百多米的弧,小艇终于掉过头驶进港池。虽然只隔着一道防波堤,但里面的情形却一下子好了不知多少,风虽然还是那样大,但浪却很小,涌是一点也没有了。终于安全了,精神一松,每个人顿觉身体冻得发抖。
  行驶了近半个小时,我们终于到了天津基地码头。码头上灯火通明,天津基地的同志们正翘首以待,看到我们的到来,不约而同地欢呼起来。
  在基地传达室里,大家把湿透的衣服脱下来,紧紧靠在暖气片上,我则和水手长走到大门外相拥而泣。基地梁书记和几个工作人员送来了姜汤,不断嘘寒问暖:“你们立了大功,辛苦了。现在全局上下都望眼欲穿地盼着你们平安归来,渤海石油的直升机也正起飞去找你们呢!我刚才把你们平安的消息已发出去了,你们就安心休整吧。”
  直到此时,我们才知道,就在我们历尽千难万险命悬一刻的时候,我们并不孤独,全体北海救助局职工在和我们一起并肩作战,心连着心、手牵着手,共渡难关。

北海救169—朱德行 2013-10-1

所属类别: 救助风采

该资讯的关键词为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