您好,欢迎您来到交通运输部北海救助局官方网站!

电子邮箱        中文         EN

您现在的位置:首页 >> 救助文化 >> 救助风采 >> 十年磨剑

十年磨剑

浏览次数: 日期:2013年6月8日 17:26

秦皇岛五月的风很大,多日的雾霾天气让人感觉很不舒服,好在今天还可以,赵平辉骑着电动车,走在沿海大街上,今天是星期天,轮他值班,他是一名应急救助队员,86年毕业于广州潜水学校 ,03年救捞体制改革后 编入秦皇岛基地应急分队,到现在有十年的时间了,有着20多年潜水经历的他,可算得上老资格的潜水员了 。
基地在龙海 大街上,距离市区9公里,骑电车30分钟,7:20他就到了潜水值班室,按照基地规定7:30交接班,一般都提前几分钟,与交办队员寒暄了几句,赵平辉拿过值班记录。按要求值班员要填写:天气、水文、船舶油水情况 ,船舶动向等等信息 ,他按惯例拨打了577天气自动回复电话,东南风2-3级,浪高0.5米,船舶油水情况就按昨天的填写就OK了,然后就是每隔两个小时巡视395再填写视察情况,没有任务的情况下一天的工作就这些。赵平辉填写完记录,正想打点水,这是电话铃响了,是调度室打来的:山海关110武警接到报案,一潜水爱好者在石河海边潜水两个小时没出水,要求我们赶赴支援,赵平辉迅速做下记录,星期天队员都在家待命,这样就要求调度通知每个潜水员到指定地点集合,这边值班员提车出库到指定位置集结,这样就省去了时间。这一整套过程都是按照基地救助预案进行的,这样就手不忙脚步乱,有条不紊,早就形成了惯例 。类似这样的突发任务实在太多了,有时深更半夜,睡得正香,有时正在吃饭还没吃上几口,最要命的是潜水员还在水下,工作还没有干完,只要那边电话来了,又有新的任务,放下手里的活,马上到位,人命大于天,时间就是生命,马虎不得。 今天去救人就是例子。
  说到捞人,赵平辉从前也没干过,记得有次在迁安,4个队员轮流干了一天,午饭都没顾得上吃,眼看天就黑了,死者家属一再恳求,队长考虑队员都很累了,赵又没干过,就小声在他耳边说:“你就在我们探摸过的水域对付半个小时,天黑了我们明天再找,就算给家属一个交代”.这样做老实说是没办法的办法,否则家属真不让我们走啊。就这样赵平辉硬着头皮第一次下水捞人了,仅接着队员给他着潜水装备 ,他不是气瓶紧了就是压铅轻了,反正怎么做都是毛病 ,磨磨蹭蹭,装着好了,下水吧,就在水面迟迟不下潜,说呼吸的气不够用,耳膜打不开,气得队长直摇头。在队员的一再催促下终于算没头了,大家这才松了口气,看热闹的人也不说三道四了。水是潜下去了,可就是不见他水下移动,那哪里能行呢?催他一句他移动一点,愁死了水面的队员。水下的赵心都快到嗓子眼儿了,心脏蹦蹦跳,甚至他都能听到自己的心跳。水面上听他的呼吸声,急促喘着大气儿,别提了。就这样大约25分钟的时间慢慢过去了,这时电话员通知他从水下慢慢返回 ,终于算熬出来了。事情就那么巧,你不想来什么偏偏来什么,就在他返回的中途,突然他的手明显触到了异物 ,我的妈呀!吓得他几乎晕过去,这肯定是人,因为他听队员们谈论过在水下碰到尸体的那种感觉,他第一本能的反应就是马上离开,他滕冷一下蹿出了水面,这边电话里就听他喊:“是-----是人 ”队员们感觉非常诧异,这怎么可能呢 ?这个地方原先探摸过的,队长一再告诉他不可能的,要求他再去确认,他是死活不行的,要求回岸休息一会儿,考虑到他是新手,队长同意了他的请求。回岸的速度那个快啊!去用时8分钟,回来时仅用了18秒,刚到岸呼啦一下自己把头盔脱下来了,头上也不知道是水还是汗,一股热气袭来。岸上家属一听碰到死者了就更着急了,天马上就黑了,要等到明天再捞家属是万万不情愿的,咋办?换人吧还要耽误十几二十分钟的时间,这时家属还特别激动,甚至要给我们下跪了,真是实在没办法了,到现在想卸装恐怕是不大可能了,逼上梁山了,这时你看赵真急了,他把心一横 ,来吧,谁怕谁啊,扑通一声直奔那片水域去了,刚刚异物的地方离岸边大约有10几米远,赵很快就到了。就听电话里赵的声音;‘拉我的脐带 ’,大家都不以为然,电话员又问他,“是人吗?“,他没有正面回答:让水面的家属准备一下衣物,可能死者什么衣服也没穿”。这是大家终于明白是怎么回事了,人终于捞到了。赵没有用绳索捆绑,是直接把死者拉出了水面。最后大家分析,可能是死者在水下一天多了,有半漂浮的可能,水下有暗流,尸体在水下缓慢移动到这里的,这种情况是有可能的。不管怎么说,这是一次成功的救助。从那以后赵有了经验。十年来打捞过不下60具遗体,一个好的潜水员是干出来的,一个好的团队是工作中磨练出来的。
     记得那是一个风雨交加的夜里,救助值班室接到葫芦岛海事局电话:有一运沙船翻扣,船中有生命迹象,要求火速救援.当时队员在热电厂施工,已经三天了,人困马乏,都想好好休息,明日争取把电厂的活干完,如今接到集结指令,没办法,现在只有立即到基地集合.应急预案是现成的,到应急库提设备装车,10分钟所有设备搞定.开车出发,1小时50分到了指定码头.一到码头队员们有点傻眼了,原来这是一个渔港码头,大船进不来,都是小渔船,对方已联系好了船只,没什么好说的,设备装船绑扎固定,20分钟后所有设备经检查无误,立即开船.这艘渔船长两丈多,宽不过四米,中间凌乱摆放的渔网,腥臭腥臭的,驾驶室能容纳三个人,船尾有个小小的厨房,黑咕隆咚的一股浓浓的柴油味儿,一闻就有点恶心.渔港的航道很短,转眼就是漆黑一片的大海,5-6级的东南风,风雨吹在脸上凉飕飕的,顶风航行,船开始晃得厉害,上下颠簸3米高,一个大浪打过来,队员下意思的想找个藏身的地方,可他们绝望了,海水从雨衣领口灌了个透心凉,还是人家赵平辉有办法,他把渔网搬弄出一个小窝,然后用渔网遮住身体,背对着船头,这样虽不能完全挡住海水,但挡住了海风,感觉身体暖和多了 ,队员们都学他的样子顾不上那什么味儿,就这样几个队员团缩着身体,90分钟后队员们终于接近了难船,与当地先期到达的海事了解了具体情况.原来这是一艘运沙船,属于江船,违规作业时发生翻扣,船上有8人,两人生还,现在敲击船体有明显的回音,证明有生命迹象,位置在船的尾部物料舱部位.了解情况后要立即制定具体施救方案,考虑到现实情况:风大浪高,潮水急,稳流时间只有一个小时 ,夜间,船内情况复杂等各种不利因素会给潜水员水下施救带来很多困难,更没有把握在一个小时之内安全把人带出来 ,最后讨论决定采取开洞救人,与当地海事局协商后得到认可.说干就得行动,时间就是生命.决定赵平辉带一名队员登难船,其余配合.这时的海上风大浪高,大雨像瓢泼的一样,老天纯跟我们过不去,可队员们浑然不顾,照样连接设备,经过50多分钟的努力队员们最终成功地把所需的设备安全的放到了难船上.这时队长一声令下: 开始,一条长长的火焰夜空中格外明亮.照亮了好大一片海.随即火焰变短.这套活对他来说那是再熟练不过了.赵主刀,另一名队友用小锤确认好具体回声位置,画好了一个框框.船板在加热,温度在升高,铁水在飞溅,飞到手上,溅到脸上,手套在冒烟,队友帮他灭火,他好像浑然不知,由于船舱有气体 ,刚刚破开一个小缝隙,气体嗤嗤向外吹着铁水四处飞溅,就像礼花,加上天空的倾盆大雨落到炙热的钢板上扑扑的冒着热气,非常壮观.赵一动不动,仿佛雕塑般,他有套绝活,那就是不管切割位置/方向如何变化,他都能得心应手,他能一次不间断的完成割件,还不影响切割速度和割口的平滑度,这都是他多年练就出来的真本事.礼花继续着,10分钟过去了,12分钟他好像有个手势,队友心领神会,大锤在手,一锤,两锤,只听'咣当'一声,一个40*40CM的出口打开了,一条生命之门啊! 还没等队员用绳索,一个生命探出头来.这次任务从夜里22点出发到结束已第二天凌晨了6点50分了 ,在回去的船上,赵和几名队员坐在渔网上靠着进入了梦乡.回想起这些往事,赵自信满满,因为他庆幸有一支如兄弟的团队,在他眼里任何困难都会荡然无存.
  类似今天的任务就是小巫见大巫,从队员集结到赶赴现场然后用马车将设备运送到出事海岸,连接设备后赵主动提出下水,队长那没通过: "今天你值班,保存体力,班上夜里还要你工作的".是另一名队员用5分钟的时间把死者打捞了上来,从出发到返回基地一共用时90分钟。
  重新回到单位,赵巡视了395,记录了今天的点点滴滴,点水成河滴水石穿,只要团结协作,毅力坚强,行行都能出状元。看我们的英雄救捞勇士祖旭峰,劳动模范赵宝江,还有优秀的安全员佟和平,新闻宣传刘国利,是他们用无比的工作热忱鼓舞着队员,打造着一个有着顽强战斗力的集体,造就了这支有着灵魂的团队.他苦思冥想着,仿佛看到了这个队伍的壮大,正在为祖国的救捞事业放射着他最绚丽的光芒,成为了基地最亮丽的一道风景,他不禁脸上露出自豪的微笑.

秦皇岛基地 孙德利 2013-06-08

所属类别: 救助风采

该资讯的关键词为: